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区块链

将门毒女第一百零六章众叛亲离网络

2020-11-20

将门毒女 第一百零六章 众叛亲离

三十年,这是安青云想都不敢想,他能活三十年?或许吧,也许根本就活不到那个时候,三十年实在是一个太长的时间了,就算他能够活到这个年纪,他也不能忍受自身这样废人一般地躺在床榻之上躺这个合作社收购的大棚“九九草莓”(一个品种)上三十年,他三日都忍受不下去,更何况是三十年!

“她是我的女儿啊!是我的女儿!”安青云奋力地咆哮着,她是他的女儿,这血缘之中的关系是永远都不会泯灭掉的,“她怎么可以把药给那么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我是她的父亲,我都成这个样子了,她竟然还一心想着要往上爬!她这是踩着她父亲的身体往上爬呢!”

安青云怒不可遏,直觉上就是觉得素问就是一个为了权力不停地往上爬的女人。但是这往上爬的时候竟然踩着他这个当父亲的性命的,这叫安青云又怎么能够接受得了的,原本还叫安青云觉得心喜不已的建业帝赏赐下来的东西,现在安青云是怎么看怎么觉得恶心透了,原来这不是赏赐给他的,而是赏赐给他这余下只会在床榻上躺着像是废人一般的日子的,亏得他还是那样的感恩戴德,现在想来全部都是讽刺,他还要谢恩,谢得是谁的恩赐,是陛下的,还是他自己?!

苏氏听着安青云那咆哮的声音,她也皱了眉头,她哪里是不知道现在安青云也就在这里强撑着所说这种话而已,难不成安青云还真的有什么胆量去抢夺肃王殿下的药物不可?而且现在陛下赏赐了这么多的东西,想来也是应该知道这件事情的,所以那些个东西那些个话都是在安抚着罢了,不过就算是没有这些个安抚,苏氏想他们又怎么能够去和肃王抢呢!可如果没有那些个药物,苏氏看着如今瘫在床上鬼哭狼嚎的人,她的心头之中有几分的厌恶,想着以后安青云就是现在这个模样,那可不得自己照顾上这余下的半生?苏氏想到这些个事情,她就觉得自己眼前一片片的发黑发昏,这可真是人间炼狱了!

安青云的哀嚎声也是惹得段氏听到了风声,这走来一听到这些个事情之后,段氏也是跟着一同哭号起来,不能骂着陛下和肃王,所以这两人又是把罪名给推到了素问的身上,这骂骂咧咧的又是许久,那些个辱骂的话是十分的难听。

安晋元站在一旁默不作声,想着要是他是素问听到如今这有求于人的还这个样子在这里辱骂着自己,他也是不愿意和这些个人有什么关系有什么牵扯的了。尤其是刚刚还一口一声喊着素问是他的女儿的父亲,现在这个时候在辱骂恕素问的时候简直比那些个地痞流氓还要来的无耻的很。安晋元实在是不明白,父亲好歹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物,怎么就是这样的沉不住气,竟然还要将那些个罪名全部都归结在素问的身上,若是真的不甘心,那就厚着脸皮去问肃王殿下他愿不愿意等上三十年呗,现在在这里骂又有个什么用,说到底还不是怕得罪了肃王和陛下,所以这柿子捡软的捏,也就只敢这样骂骂素问而已了。

现在这安家是越发的乌烟瘴气起来了,安晋元是这样想着,这个家他是真的半點也没有呆下去的欲望了。

安青云和段氏在那头骂了许久,一直说到口干舌燥,却到底还是改变不了这些个事情的发生,安青云就是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却又不敢得罪人,只好是拿了素问来撒气。段氏也是自然的,她也是怕的,现在的安家已经经不起半點的风浪了,哪里还能够去和肃王商量着那些个事情。

“我看那丫头就是想着要咱们知难而退。”段氏哭得一张老脸上全是泪痕,她拿了帕子将眼泪给抹去了,有些愤愤地说着。段氏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是十成十地给足了素问的颜面,也已经让安晋元去想了法子,她本想着不管素问提出怎么样的条件,自己眼下先应了下来,拖上一拖,等到到时候她将安青云给诊治好了,到时候这木已成舟,自己就占了上风也就不怕素问会使出什么样的花招来了,但现在可好,那xiao贱骨头真的是给脸不要脸,给台阶不下的,丢了这样的话来。段氏心中很是担忧,一来是怕素问所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她的儿子自然是真的要成为一个废人了,谁又是能够和天家做对的。但段氏这心里头还是有些不能够接受这样的事实,她又不死心地想着,想着素问或谢是想着用这样的话来打发了他们。

“那个xiao贱骨头的话是半點也相信不得的,她只是要咱们知难而退呢!”段氏抹了抹眼泪,她对着安青云道,“你不用担心,母亲一定是会想出法子来的,你可不要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来!”

安青云听着段氏那些个话,他的心底其实已经相信了素问透过晋元来传递给自己的话应该是真的,她最擅长的就是给予旁人希望然后再狠狠地一脚踩了上去,当着人的面将那些个希望踩得稀巴烂。她就是要看着自己成为一个废人的,就算是她手上还有那些个药物他又能够怎么样的,到底也是不能将她逼着把那些个药物给提供出来,除了她,大约也不会有人知道要怎么救治他的。

安青云这心底之中有些悔恨,“早知道有今日,当初就不应该将她给抱出府去,当年我要是知道会有今日就好了,也就不用现在这个时候遭这种罪了,那孩子当初生的也是不错的,我怎么就那么狠心了呢!”

段氏听着安青云的话,这话里头虽然听着只是有些懊悔,可听到段氏的耳中就有些刺耳有些不是滋味了,她对于当年的事情也是历历在目记得清清楚楚的,当年自己这儿子一开始的确没有想将这孩子给送走的,甚至也还在自己的面前求过情,只是当年自己的态度十分的坚定,只记得慈安师太所说的那一番话,又见府上从这孩子出生之后就开始不怎么太平,想到她这出生的日子又是那样的不吉利,所以她狠了心逼着安青云将人给送走的。现在安青云这一番懊悔的话无疑就是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这看似懊悔其实也是在指责了。

段氏知道安青云如今现在成了这个样子,心情必然受损,所以她也便是不想同这个儿子多做计较。可安青云说起那些话之后,就像是忆起了当初的事情一般,他长长地叹着,“知道……哪里来的早知道呢……”

“你现在这是在埋怨为娘了?怪为娘当年逼着你将人给抱走了?就算当年她不抱走,今日也未必会出这种事情,你可不要忘记了,可是她陷害得你成了如今这般的模样。你现在病得重,这种话娘听过也就算了,我也不同你较真,只是以后莫要再提!”

段氏有些薄怒地道,当年那些个事情的确是她极力主张的,但如果那个时候自己这儿子也是同意的,如果到最后他还是半點也不肯的话,段氏想自己也不会一意孤行的,现在这到头来出了事情之后,这些个埋怨的全部都推到了他的头上,她受那丫头的闲气难道还算少的?她也觉得心有不甘,可那些个事情毕竟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了,现在说这些个事情也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

段氏这话如果不说安青云这心里头也不过就是有些感慨罢了,他就是有些后悔了,也不知道当初的慈安师太怎么就给了那样的一个批言,当初最信这种事情的还不是他的母亲。整日摆着一副要是他不将那个孩子给丢出了门去就要和他断绝关系的模样,安青云这才无奈地将人给送走了。刚刚自己也就不过这么一说一感慨,自己这个母亲也不体恤自己如今已经成了这个样子,竟然还怨怼着他,他竟然是连抱怨几声都是不能有的了。安青云想要坐起身,却半點也动弹不得,他这心里头就像是破了一个大洞似的。

“是!是我活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和旁人半點关系也没有,所以现在这报应都是我来偿,我来扛。母亲你也不必整日来对着我这个废人了,我现在已经完了,在床榻上躺着这样老死过去也是我自己招来的!”安青云梗着脖子朝着段氏道,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因为情绪起伏太大,这脖子上的青筋也一下子冒了出来,这些话说的也是火辣辣的呛人意味十足。

段氏被安青云这样埋怨无比地一通说,她的心中也是有些不大情愿的,只觉得现在他是处处看她这个老婆子不顺眼了,处处都觉得是她的不是。

“这是说的什么混账话,当年我不也都是为了你好不是么,现在到头来,你来埋怨我了!我知道我这老婆子没什么本事,帮不了你,活着也就只有拖累着你,我知道我碍你的眼了。你想要让那丫头进门来给你治病,我哪里是不为你考虑了,她要是肯给你医治,我去磕头认错,她怎么说我怎么做总行了吧!我知道我老了,也帮不了你什么了,我不值钱了。我去给你求人去,求到她愿意来给你医治,等到你人好了,我也不在这宅子里头呆着了,我去你爹坟前搭个茅草屋子等死去!”段氏一边说着一边泪如雨下,她心中委屈的厉害。

安青云以前的时候也不是没有瞧见过段氏这个模样,她反正做什么事情都是有着她的主张的,当初要他把孩子送走的时候也是这样,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是他不同意自己就出了府去在坟头搭个茅草屋子等死。要是在以前的时候安青云还会安慰安慰段氏,毕竟是生养自己的母亲,这些个面子到底还是要给的。可现在安青云心里头烦躁的厉害,以前觉得没有什么的事情现在在他的眼中心中一下子夸大了起来,他听着这样的老梗话更是觉得厌烦无比,觉得他的娘有时候还真是作的厉害,这模样说白了还不是在他这面前倚老卖老想要他买账而已。

安晋元和苏氏也没有想到刚刚还抱在一起哭的经历了国仇家恨一般还同仇敌忾一起骂着素问的两个人在这一眨眼的功夫里头这阵营就一下子倒塌了,反而变成了反目成仇的敌人一般。

安晋元听到段氏说的那种话,他这人也憨直,想着如今这安家已经成了这般模样,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管怎么样首先还是得好好地把日子给过好了,再做别的计较才对。他看着段氏这一把年纪了哭得那样的伤心和卖力,也不免地劝道:“祖母何必在现在这个时候说这种气话,父亲如今这个样子,咱们更应该体恤才是。素问不愿来给父亲诊治,可咱们这诊治也不能一下子就断下,应该请那些个太医时常来看看,说不定那一日父亲还是能够起身行动如常的,这没有了功夫,也只能是认了。”

安晋元这意思已经是很明白的一句话了,他就是想着素问不肯治也没什么,好歹请别的太医先看着,死马当活马医将内伤给治愈了,总不能真的整日瘫在床上当一个废人。这以后有没有内力能不能再恢复如初,这些也就算了。安晋元想着,父亲这年纪也一把了,也不可能像是一个年轻的汉子一样的舞刀弄枪了,余下的人生也权当做修养算了。

但现在这种质朴的话听到安青云的耳中无疑已经是拂了他的逆鳞,只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废人竟然还是这样事事都不顺心的,只觉得现在真正不值钱的不是整日喊着自己老了不中用了的段氏,而是他了。

安青云那一张脸涨得通红,他勃然大怒地吼叫着:“滚,全都给我滚出去,我这样的废人不需要你们来照顾也不需要您们的同情,你们想要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我阻止不了,就让我这个人在这里腐朽生烂得了,娘你也不用总是说要在父亲的坟前搭一个茅草屋了,你就在父亲的坟前给我挖一个坑,叫人将我抬了过去埋了得了,至少清净了!等我死了之后,你们愿意找谁当儿子找谁当老爷找谁当父亲我都已经管不着了!”

段氏那眼泪还挂在脸上,她看着朝着自己这吼了一通的安青云,她原本还在等着自己这个儿子来给自己认错说两句好话的,但现在听到安青云所说的那些个话,段氏这心中是气得更加的厉害了,她也顾不得擦自己脸上的眼泪,也不要旁人的搀扶,拄着拐杖走出了房去。

而苏氏也已经对安青云那无处不挑剔搞得整个人烦躁不已,现在听到安青云对着自己说滚这个字的时候,苏氏只觉得自己如今听到的就如同圣旨一般,让她觉得全身心地放松了。她累得厉害,巴不得离开这个叫她疲惫而又压抑的空间和眼前这个男人了,她也不让安晋元再留在这里受那些个闲气,不等安青云再说什么就拉着安晋元像是逃难一样地离开这个地方。

安青云听到那些个离开的脚步声,他心中愤怒无比,也便是抿着唇一声也不叫她们。他心里想着他不要他们用那种看着废人的眼神来看着自己,他知道他们的心底之中都是有些不大情愿的,就像是苏氏,这嘴巴上说的好听说就算是他这样了也是会照顾着他余生的,可刚刚在晋元说出那一句话打破了他们的希望的时候,安青云清清楚楚地就从苏氏的脸上看到了那震惊还有厌恶的神色,她是看着自己不顺眼了呐,只是这模样装的好,还以为真的是心甘情愿愿意照顾着自己的,心里头指不定怎么嫌恶着自己。

走了也好,省得自己瞧见他们那一张一张虚伪的脸孔,不止是苏氏,还有他的母亲,到现在这个时候,她是这般的倚老卖老,他现在已经不想再陪着她演下那种戏码来了,他对那些个虚与委蛇厌恶的厉害。

但是感受到房间之中的一派安宁,寂静的没有半點的人气的时候,安青云心中忽地感受到了一些个悲戚,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从一呼百应和人人恭维的地位上一下子摔到了这众叛亲离的地位,这样巨大的反差也全然不过在短短半个月之内的时间让他体验到了。

苏氏回到了自己的院落之中,安卿玉已经在她的房中等着她了。安青云不要自己的儿子女儿侍疾,只让苏氏陪在他的身边,安卿玉这心底其实也是有几分的高兴的,她一贯是娇滴滴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就算是安青云真的要她们侍疾,这多半做事的还是那些个丫鬟婆子,她们这些个当主子的也就顶多只有端茶送水的份儿,哪里是真的要他们去伺候的。现在不用,像是安卿玉这样从xiao被当做大家闺秀来教养着的女子,自然也不会在自己父亲病重的时候出了门,去买什么胭脂水粉的。

安卿玉这些日子也不敢出门,因为安家最近的事情发生的太多太多了,先是她的父亲被谪官不说,现在更是被打成了一个废人,她哪里还有什么颜面敢于在外头抛头露面的,自然是恨不得整个人都埋在安家,但要她完全不出门又觉得受不住,她委实是觉得有些难受,安家近日来的氛围实在是诡异而又压抑,沉闷得几乎是叫人透不过气来,安卿玉觉得她几乎是快不能呼吸了。

等到苏氏一进门之后,安卿玉就匆匆忙忙地迎了上去,在看到同苏氏一同走进门来的安晋元的时候,安卿玉那欢快的脚步一下子顿了一顿,缓了一下之后这才敢抬头看向安晋元,怯怯地道了一声“哥哥”。

安卿玉原本同自己这个兄长也可算是颇为亲近的,只是上一次她差一點犯下那种错事的时候,安晋元待她的姿态可是半點也不如往常了,而安卿玉也觉得眼前这个兄长也已经不是年少时自己能够追在身后只要自己叫一声哥哥,这犯下天大的错事他都会原谅自己的那个哥哥了。安卿玉对安晋元的感情已经渐渐地有些疏远陌生还有一些个畏惧,所以在看到在苏氏之后走进门来的安晋元的时候,安卿玉下意识地就保持了一些个距离。

安晋元也感受到安卿玉对自己的疏离,但是安晋元觉得自己压根就是没有半點错的,当初索性还是自己阻止了她,否则如今他这个妹妹如今应该在的地方不是在安家当她的大xiao姐而是在天牢之中,安晋元也不知道安卿玉到底是长了记性没的,而他也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去和自己这个妹子去交流的。

尤其是今日安晋元在看到素问之后,再见到自己这个妹子,不免地在心中对两人有些比较,这一比较之后安晋元只想叹气,素问虽说说话不怎么客气,但是这行为做事上却是比自家妹子要成熟的许多,那种愚蠢的事情要是搁在素问的身上绝对是不会做出来的,就算真要做也是会做的滴水不漏的,而不是像自己这个妹子一般,这有勇无谋的。

安晋元甚至还想着如果自己和安晋琪的处境对换,要是他是安晋琪,素问是卿玉的话,到时候别说是为他做點什么了,只要不给他添什么乱处就已经不错了,也别指望旁的什么了。安晋元这一比较之后这才相信老话,这人比人气死人。

安晋元见安卿玉这个样畏畏缩缩像是xiao媳妇一眼看着自己的眼神也觉得有些没劲,总觉得像是自己这个当兄长的欺压了她似的,安晋元也没有什么闲心同苏氏和安卿玉说些什么,只得是交代了最近这些日子最好还是留在府中不要出门之后,安晋元就回了自己的院落。

安卿玉见安晋元这一走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只觉得自己心口那一块被人一直压着的大石头给搬开了,轻松惬意极了。

“娘——”

安卿玉亲亲热热地叫一声,想要靠近苏氏,这还没有靠近,她就从苏氏的身上闻到了一个子古怪的味道,难闻的厉害,她一下子用衣袖掩住了口鼻,有些含糊不清地闻到,“娘你身上的这都是些个什么味道呢,怎么就这么难闻!”

安卿玉不说,苏氏倒还没有觉察到,被安卿玉这样一说之后,苏氏问了问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了,她被安青云折腾了许久,伺候人也是一件体力活,一晚上基本上没睡,她的身上就已经腻得厉害,又加之什么事情安青云都是要他亲力亲为,自然地不免地就沾染上了一些个味道,在安青云的房中的时候,大约是被房中的那些个药味给掩盖住了也就没有觉得有什么,等到出来之后才问道自己身上已经有了一种酸臭味。

苏氏急忙让杨妈妈叫丫鬟去吩咐厨房煮水,让她去沐浴。

安卿玉也不敢靠近苏氏,只觉得苏氏身上那种味道难闻的厉害,而且像是会传染给别人似的。这水倒不是一下子能够备上的,所以苏氏也还得等上一会,她坐在主座上,杨妈妈给苏氏捏着肩膀,那恰到好处的力度一下子缓解了苏氏身上的酸软,她被杨妈妈按得十分的舒坦,几乎是要昏昏欲睡过去了。

安卿玉坐在副手的位子上,看着苏氏这脸上那遮不住的疲惫,她也觉得有些心疼自己的母亲,“娘,爹也真是的,府上的丫鬟婆子那么多,怎么就非要你去照顾不可,这不是要将你累倒了么,别是到时候爹的内伤还没有治愈,你倒先累出了毛病来了。”

苏氏听着安卿玉这话,她微微蹙着眉头道:“能有什么办法,谁叫娘当初中意上了你爹,如今我是他的人,他要我伺候,我难道还能不伺候不成?”

听着苏氏的话,安卿玉在自己心底之中表示不以为然,她可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照顾旁人的,以前在老夫人段氏身边的时候,段氏生病,就心疼着自己这个孙女,就怕自己会不xiao心地传了什么病气给她,是不要她伺候的。安卿玉只是给段氏擦擦脸擦擦手端端药的,段氏都觉得是心疼还不已,感动不停的。安卿玉想着,往后她要是嫁了人,绝对是不能寻了像是自己父亲那样的人,这瘫在床上要她去照顾那是不行的,当然安卿玉觉得依着自己的美貌,这所嫁的人必定是豪门大户达官显贵才对,家中仆妇不是上百至少也是有几十人的,这样的人自然也不会落得像是她父亲那般的下场被人打成那个德行的。、

苏氏不知道安卿玉心中的想法,她径自地说了下去,随着她这说话,她这眉头也是越皱越紧了起来,“只怕你爹这个样子是要过一辈子了,到时候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撑着照顾他,你爹他这人性子脾性差得很,别说,有很多时候我真恨不得直接撩了场子说不伺候了。”

苏氏这话可不是说着玩笑的,她是真的有想过的,尤其是在安青云无休止的挑剔和折辱的时候,她是真心很想直接甩下这个男人不要了,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倾注的时间不是两年,而是二十多年了。如果只是短短的一两年时间,她还能够觉得自己是年轻的,还能够回了苏家,仰仗着自己哥哥给自己选一个旁的去处,只是多半也不是什么体面的去处,只能去当人的继室续弦一类的,但她现在已经是一个老女人了,最美好的年华已经像话本子上的一页书,就这样瞧瞧地被人翻了过去,这个年纪的她还能够动什么心思,也就只能是应着古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这就是她的命了。或许,还能够盼着安青云早些死去,这偌大的家业都让她的儿女来继承了。

“什么?”安卿玉听到苏氏这话,这脸微微一变,“祖母不是昨日吩咐了兄长想着法子把那xiao贱人给带来安家给爹诊治的么,怎么,那xiao贱人又在装腔作势,又想做點什么事情了?而且之前陛下不是赏赐了许多的东西,陛下还是顾念着爹的,倒不如让人执笔,让爹爹上一折册子,告诉陛下这事情,向陛下讨一个人情,让那xiao贱人来给爹诊治。陛下应当会应允才对的。”

安卿玉几乎不能想象那样子的日子,只觉得安青云总是这样子瘫在床上也不是个事,自己如今已经半點也仰仗不上了,哥哥同她也不是很亲近,她觉得有些孤立无援,她能够在安家呆着一时不出门,但总不能呆着一辈子,等到她出了门,遇上了人,人人问起她父亲的情况,这瘫在床上的废人比被贬成了城门吏这样的情况更加叫她觉得寒心。城门吏什么的,她还能够和自家人一般自欺欺人一些,想着早晚有一天自己的父亲还是会回到那个英明神武的将军的,而不是像是现在这样的一个废物。可现在听苏氏的意思,似乎她爹就要一直维系着这样子的模样了,这叫安卿玉又怎么能够甘愿的。

她生得这般的好,母亲和祖母从xiao就是告诉她,她的命格是矜贵的,注定这命定里头是要她不平凡的,这样的一个废人又怎么能够成为她的父亲呢,这不是给她的堪称完美的人生里头添上一些个污點了么,她又怎么能够甘愿得了。

“那xiao贱人也不知道是在耍什么花招,说是要将那药用来诊治肃王殿下的了,想必陛下也是知道的了,所以这才赏赐了那些个东西,什么顾念,这分明就是补偿罢了!到底是陛下的亲生子,自然要比已经没有什么用处的臣子要来的重要的多!”苏氏道,“上折子,上了折子又有什么用,到底还是没有什么用处的!那xiao贱人只怕如今是得意的厉害,这又是打压了咱们安家,又能够讨好了肃王和董皇后,只怕这往后咱们见到她都是要绕着路走了,哪里还能够和她抗衡的!”

安卿玉听得苏氏所说的那一番话,她这个心底里头更是怨恨的厉害了,洁白如编贝的牙齿死死地咬着自己唇,咬出了一道血痕。母亲说的也是有十分的道理的,肃王是董皇后所出的,可算是嫡子了,要是素问能够诊治好了肃王,这其中的封赏什么的怎么可能会少。到时候她又是要出尽风头了,而她却只能在那头仰望着,看着那一个妖孽爬得比自己高比自己好了,到时候她还有什么颜面出门见人。

“娘,难道就真的没有半點的法子,您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那人在您的面前洋洋得意?她要是真的把肃王殿下治好了又攀上董皇后的那一个高枝,只怕这整个无双城都容不下咱们了,你想想,她如今就已经是这样地对待着咱们了,等到她要是再往前一步,到时候咱们就真的完蛋了,只能匍匐在她的脚下摇尾乞怜了!”安卿玉只要一想到那些个生活,她就觉得很可怕。当初她可是听说了段氏想让素问来给看病,哪怕是承认她是安家的嫡女,让她认祖归宗回到安家来这种事情都是答应下来的。在听到段氏说出这种话来的时候,其实安卿玉的心中也没有那么的激动,因为她从xiao生活在段氏的身边,对于段氏这出尔反尔又喜欢拿高姿态的态度是再清楚不过了,她知道段氏会那么说应该就是想要先稳住了素问,然后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她再做打算。

而安卿玉也不担心素问回到安家之后就会夺了自己的宠爱,对于一个几次三番都针对安家的人来说,就算最后这一切是恢复如常了,但就像是补过的镜子,中间还是有着碎痕的存在。安卿玉知道,段氏是绝对不会将素问当做会疼爱的孙女来看待的,只会将她当做敌人,一个不得不让她出现在安家的敌人,这样的人又怎么能够同她争夺些什么,但是一旦素问救了肃王,那就完全不一样了。素问的身后再有那些个背景和帮手,她相信,素问绝对是不会放过她的。她肯定,素问就会像是收拾王悦盈和她母亲余氏那样收拾掉她们的。

一想到王悦盈和余氏,安卿玉就觉得有些害怕,她回到无双城就听说了之前那个见面的时候还是一脸嚣张跋扈的王丞相夫人现在已经彻底地疯了,在众人的面前被发现做出了这种事情来,安卿玉觉得自己也是要疯的。而今日一早,杨妈妈所探听来的讯息就是那余氏在昨晚半夜里头的时候拿了自己的腰带上吊自杀了,等到那些个丫鬟一早发现的时候,这身体已经冷透了,早就已经是回天乏术了。

但这上吊之人一般是舌头伸得长长的,据一些个口风不怎么严谨的王家下人说,发现余氏的时候,她的双眼暴睁,眼睛里头布满了红血丝,面色狰狞之中带了一些个震惊,而这脖颈上还有很明显的掐痕。

无双城之中已经有了一些个风言风语传出来,说是王夫人压根就不是上吊自杀的,而是被人掐死的,活活掐死的。那无数的言辞之中都是偏向于被带了绿帽子的王丞相,很多人都捕风捉影地说,是王丞相不甘自己被带了绿帽子,在这心有不甘之中,杀了自己的结发妻子。

但随后的,那些个传出话来的王家下人全部被杖毙了,尸首就丢在城外的乱葬岗上,那些个仆人大多都是签下死契的,打杀了也是主人家的事情,官府也不得插手。

这些个事情叫安卿玉听的更加的心惊胆颤,她的神经整日都是绷得紧紧的,就怕自己在睡梦之中着了素问的道,那下场会比王家的那些个人还要来可怜。

苏氏自然也是不想的,她同素问交手过,这个丫头诡异的很,她也是有些怕了,不敢再做出點什么来。她也知道如果不能让素问再渐渐地羽翼丰满起来,她如今已经成了自己的心腹大患,可偏偏就算是素问单枪匹马的时候,自己也是拧不过她,那种蚍蜉撼树谈何易的感觉她也是尝试够了的。

她也想想出一个办法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但是又能拿什么去阻止呢!

苏氏听得安卿玉那一番话,她的心头是越加的烦躁了起来,这愁闷的心思,苏氏也实在是不知道要说给谁来听,晋意伤了腿骨,还在修养之中,而卿梦自打上一次那些个事情发生之后,她就再也不同自己交谈了,就算是在见面的时候也不过就是淡淡地应上一声,那姿态仿佛自己就不是她的母亲了,晋元对于这些个事情是没有半點的在意的,就算是自己说了,他也不过就是随意地听之任之,而苏氏最是看好安卿玉,可有些时候也觉得自己这个女儿做起事来的时候总是容易往着偏激那条路上走,且也不是素问那丫头的对手。想想自己这四个儿女,苏氏也觉得有些头痛,有些不知要如何谋划未来的感觉。

苏氏想的有些烦躁,她不欲去想那些个事情,却见段氏身边伺候的张妈妈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道:“糟糕了,苏姨娘!老夫人去找那长生县君去了!”

苏氏听得这心头一颤,她猛地一下子站起了身来,叫道:“你们怎么就不看着老夫人?!你们是干什么吃饭的,安家养着的都是一群废物不成!”苏氏有些着急们不知道段氏这一次去找素问是打算做什么的,只觉得安家总是半點也不见消停的。

张妈妈被苏氏那一声叱问骂了个蒙,她在段氏身边跟的时间最长,以前的时候也是受惯了人的奉承,苏氏以前的时候见到自己不也是好话说尽的,现在被苏氏这么一骂,张妈妈也是有些不爽了,她道:“苏姨娘这话说的奇怪,老夫人是主子,主子不让我们这些个当下人的跟着,我们又怎么能够跟着呢,我们都是守规矩的好下人,不像有些人明明不过是个姨娘还要当自己是夫人,要不是如今府上没人管事,妈妈我也不愿意到你这儿来,免得沾了什么晦气!”

苏氏被张妈妈这话说的不知该如何说要好,也知道现在不是和张妈妈计较这些的时候,她带了人匆匆忙忙地出了门直奔浮云xiao筑而去、

段氏拄着拐杖,她腿脚还算利索,所以走的也还算是快,她走到这浮云xiao筑的店铺门口,不管不顾地直接往着大门口一跪,拉拔了嗓子喊道:“大家快来看看,这当孙女的是要逼死老婆子了……”

段氏声音步行者迅速将优势扩大到20分以上。第三节将结束时响亮,如今又是在青天白日,无双城行人最多的时候,一下子竟也是喊住了不少的人前来观看热闹。

------题外话------

么么么,我是原地满血满蓝复活的新哥!

一岁宝宝脾虚如何调理
阜新白癜风医院哪里较好
孩子秋季腹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