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芯片

六界神君第六四八章君子剑圣网络

2020-11-19

六界神君 第六四八章 君子剑圣

鬼麻六指了指远处的一个山坡,说道:“那里是破虚山的城隍庙,我们去那里吧。”

文梵和鬼麻六来到破虚山上,远远的便看见一座破败了的城隍庙。

庙门只剩下了一扇,房顶也已经坍塌了一半,四壁漏风的庙里面冷冷清清的。

鬼麻六在剩下的那扇庙门上敲了敲,等了一会并没有什么回应。

“这里紧临仙人之墓,仙人之墓注灵石天生的霸气便一览无余周围都是那些失去了主人的妖兽,大概除了那些闯仙人之墓的人之外再也没有人到这里来了,所以这里也就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也不知道这方的土地爷去了哪里鬼混。”

鬼麻六说罢一脚踢开庙门,走进庙里面四处打量了一下,殿宇前摆放着一个破破烂烂的供桌,供桌上的香炉缺了一只脚歪倒着,几个供碟里面除了厚厚的尘土之外什么也没有。

“真是不像话!就算没有事情做好歹也得看守庙门才是!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他!”

供桌后面是城隍爷的金身坐像,因为香火不旺盛的原因,金漆已经剥落露出了泥胎。

鬼麻六转到城隍爷金身的后面,在后背上有一块两尺见方的铭牌,上面有关于此地城隍爷的介绍。

“文东,仙界八大家族之文氏家族人氏,于超九级仙圣实力陨落,人称君子剑圣,天子念其为人敦厚,特封为破虚山土地。”

铭牌上有酆都天子的大印,还有金身塑成的日期。

鬼麻六从金身后伸出头来,喊道:“小梵,此地的城隍爷还是你的祖宗呢!快来看!”

“是你祖宗他大爷!”文梵正无聊的看着墙壁上不太清楚的彩画,听到鬼麻六的声音没好气的回骂了一句。

鬼麻六回道:“你不信就算了,真是的,你祖宗就成了我大爷了?”

文梵来到金身后面一看,这才知道鬼麻六所言非虚,文东,这个名字听起来还是非常陌生的。

从金身塑成的时期来看,这间城隍庙已经有十几万年了。

不过既然是文氏家族的人,文梵自然是要给予足够的重视了。

“老鬼,召唤他出来吧。”

鬼麻六在铭牌上又敲了敲,空心的金身像发出一阵嗡嗡的回声。

“何人扰我清梦?”

猛然间出现的声音把文梵和鬼麻六都吓了一跳。

因为两人都没有料到庙中真的有人,所以也没有开启神识查看,原来人就在金身的空心夹层中睡大觉呢。

吱呀――

文梵和鬼麻六转到金身的侧面,原来金身的侧面隐藏着一个小门,此时小门打开,从里面拱出来一个白面书生。

此人头带方巾,面如冠玉,卧蚕眉丹凤眼,嘴唇如点了朱砂般鲜红,看上去年纪不超过二十岁。

文梵看到这位土地爷就呆住了。

土地爷先是看到了鬼麻六,然后转头看到文梵时也愣了。

文梵感觉这个人长的和自己有八分相像!

只不过这位土地爷的面相看上去稍显儒雅,而文梵则是英气逼人。

鬼麻六脱口说道:“真像是亲兄弟啊!太像了!”

土地爷文东愣过之后回过神来,皱着眉头说道:“你们二人从何处而来?所为何事?是为死去的亡魂焚烧纸钱还是上香?烧纸出庙门下山远点烧,别熏着本土地,要是上香,供桌在前面。”

鬼麻六心里暗道,你也就是文梵的祖宗辈的,要不然本大帝直接毁了你的金身撤了你的城隍爷封号!

文梵躬身施礼,说道:“晚辈冥界阵营文梵见过老祖,这位是冥河大帝鬼麻六鬼大人,请老祖殿前说话!”

土地爷文东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大帝?还冥河?我还你老祖?你是来逗我玩的吗?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本土地懒的理你们!”

“大胆!”鬼麻六脸色一变,三阶神尊级强者的威压锁定了文东,文东只觉一座大山轰然落下,整个身体叭叽一下平拍到了地面上。

文梵惊呼:“老鬼!你怎么还下死手!”

鬼麻六收回神识,郑重其事的说道:“破虚山城隍庙土地爷文东,此庙虽然已无香火,但你也不应破罐子破摔,如果无事应该出去多走走,看看所辖领地内的生灵,不论生死都应有据可查,再看看你这里!连一个名册都没有,实在是失职!”

土地爷文东的脸憋的通红,从地上爬起来之后神色便紧张了起来,冲着鬼麻六连叩了三个响头。

文梵一把拉开鬼麻六,说道:“这个礼你受不起,滚一边去!”

连忙上前扶起了土地爷文东,文梵一脸正色,说道:“老祖,我乃文氏家族第一百二十八代子孙,今日与冥河大帝到此是有正事要办的。”

土地爷诧异道:“你――真的是文氏族人?我族都有一百二十八代了?不会这么快吧?”

文梵解释道:“老祖,我是乾坤大陆飞升上界的,那里的人因为寿命都很短,而且那里的繁衍速度非常快,所以就有了一百二十八代。”

文东终于相信了文梵,又惊又喜道:“你是乾坤大陆来的?你可曾到过仙界的文氏家族?”

“回老祖,晚辈已经回过家族,并且已经认祖归宗。”

“唔……是应该认祖归宗啊……唉,不说这个了,我从当上这个城隍爷之后还第一次迎接来自于冥界的高层呢,容我向冥河大帝汇报一下我的工作。”

文东又跪到了鬼麻六面前,鬼麻六也不敢受这个礼,连忙闪身让过,说道:“罢了罢了,你也不用行什么劳什子的礼了,更不用汇报什么工作了,这些都不重要,我和小梵还有正事要办,你速速召唤冥界传送门,我们要回冥界。”

“是,大帝,我马上召唤传送门!”

“且慢,老祖,既然我们碰巧遇上了,那我想有必要让你和家族的几位老祖宗见上一见。”

文梵是这么想的,文东生前也是超九级圣者,想必在家族中也不是无名之辈,文百乾等老祖肯定是知道这个人的。

可是文东却连连摆手,面露厌恶之色,说道:“算了!我不想看到他们。”

文梵纳闷不已,虽然文东已死,但好歹也算是功德圆满,最后被封为一方土地,也不算是丢人啊……

难道这个文东和家族的几位老祖宗之间有什么矛盾不成?

文梵越是好奇的事情就越是想弄明白,神念一闪便把文氏大祖文百乾从幽冥之府召唤了出来。

“好酒!喝!”

文百乾从幽冥之府出来的时候酒葫芦高高举起,咕咚咕咚大口的喝着酒。

“嗯?什么情况?小梵?你干什么?我正和贝贝那小子喝的不分输赢呢!把我弄出来干什么?这里是――小、小、小东!!”

啪――

文百乾看到了在供桌前挺身而立的文东时顿时愣住了,大酒葫芦一下子摔到了地上。

文东看到文百乾时先是怔住,然后眉头紧锁了起来,转身就往庙门外急走。

文百乾脚步踉跄紧随文东出了庙门,颤声道:“小东!你、你别走啊!你听爷爷解释!当初真的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的!”

嗡――

庙门前突然立起了一道黑气缭绕的传送门,文百乾差一点就迈了进去,还好文梵手急眼快,一把将文百乾拉了回来。

“小东!你听爷爷解释啊!”文百乾老泪纵横,目光急切的向庙门外看去。

文梵叹了口气,“乾老祖,别看了,人已经走远了。”

“小东――”文百乾摇了摇头,握紧了拳头在自己的心口位置咚咚猛捶!

“乾老祖!”文梵之前觉得这位乾老祖是一个谈笑都在一念间,一天酒不醒醒还半醉的洒脱之人,可是看到眼前哭的这么伤心的一个老人,文梵的心也跟着揪紧了起来。

文百乾被文梵拉住,又唉声叹气了好半天,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唉,这都是我的错啊!是我对不起他,不怪他这么对我,这是我的报应!”

文梵现在明白了,文百乾和文东是爷孙的关系,而且这爷孙之间一定是有很大的误会或者是矛盾的。

虽然是好奇,但是文梵也不便细问。

鬼麻六说道:“小梵,我们得走了,这道传送门不会存在很久的,你那位脾气怪异的祖宗怕是不会回来了。”

文梵点了点头,对文百乾说道:“乾老祖,东老祖的事情就交给我吧,等我有时间了一定会再来这里寻他,乾老祖,我先送你回府吧……”

“好吧,如果你再看到他就告诉他,我当初错了,想得到他的原谅!”

“放心吧乾老祖,我一定原话转达!”

文百乾颓然的低下了头,从地下捡起酒葫芦,举到嘴边便喝,可是还没等酒到嘴边,突然又把酒葫芦放了下来,然后又高高的举了起来!

啪嚓!!

硕大的酒葫芦被摔的粉碎,庙里面酒香四溢!

文百乾眼睛通红,咬牙道:“从今天开始,我戒酒了!”

文梵默然无语,文百乾如此肯定是曾经做过对不起文东的事情,而且文东还是文百乾非常喜欢非常重视的一个族人,要不然以文百乾一族之长的身份怎么会向一个晚辈承认错误。

把文百乾送回幽冥之府,文梵和鬼麻六不敢耽搁,走进传送门之后直达冥界!

未完待续

一岁半孩子肚子胀气
哺乳期吃水果宝宝会拉肚子吗
汕头白癜风在哪里治疗